澳门金沙在线博彩_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-澳门金沙真人在线娱乐
家乡行

来源:藤县供水公司

作者:周东宁

时间:2018-04-09

责任编辑:谢一菲
编辑:张嘉佳

我农村的老家是美丽多姿的。群山簇拥,流水潺潺,茂林修竹,鸟语花香。可惜距离县城有上百公里之遥。以前上一趟县城,要先走几十里山路,渡河之后,才能搭上汽车,颠簸老半天,中间还得再买票转车。一旦碰到雨天,泥泞路滑就更折腾人了。以前在县城读书,回一趟家,总要花一天的功夫。我在省城参加工作以后,因为常年在外打拼,很久都没回去了。每一次听刘欢唱《弯弯的月亮》,我都会被歌声中绵长幽怨的乡愁感动而产生莫名的惆怅。今天的村庄是否还在唱着古老的歌谣?

阔别30年了,陶渊明“田园将芜,胡不归”的呼唤,让我思乡之情与日俱增。恰好,我的堂兄阿杰打来电话,说新屋落成,叫我回老家看看。我爽快的就答应了。因为借这样的好机会回家,还能见到更多的亲戚朋友。

事不宜迟,说走就走。从省城坐动车到县城,半天功夫就到了。而从县城回老家的路记得是比较难走的,尤其是中间有一段崎岖的爬坡的山路,叫桐木岭,摇晃得很,容易让人吐,于是我买了晕车药上车,假如顶不住就服药晕睡。

空调大客车在平坦的公路上奔驰着,不断地将沿途的村庄,树木甩在车后。戴着墨镜的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,车开得稳稳当当。车窗很干净,没有灰尘的遮挡,能看到很远的山峦和公路两旁的绿色的田野,秀色可餐,令人赏心悦目。以前这条路是沙子路,雨天时候坑坑洼洼,晴天之时沙尘飞扬,有时前面突兀出现一辆怒吼着喷着黑烟的柴油车,占着道路,常常让人恨得牙根痒痒。而现在你尽可以躺在座位上做你的春秋大梦,再不会闻到那些呛人的油烟与尘土混杂的气味了!社会发展真是神速啊,改革开放的洪流滚滚,把这条沙土路也荡涤得干干净净了。就在思绪正在随着眼前不断闪过的景物联想不止的时候,手无意触碰到口袋里一样东西,我蓦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晕车药呢,顿时就问身旁同坐的一位老伯:桐木岭快到了吗?我忘吃晕车药了。老伯一笑道,桐木岭刚才就过去了。我觉得奇怪,因为那令人生畏的路段对大多数乘客来说都是难忘的噩梦,而我竟然没有一点颠簸的感觉。看到我疑惑的样子,老伯呵呵笑道,听口音你也是本地人,怎么不知道桐木岭那一段路早十多年就降坡了呢。看得出老伯是经常跑这一条路线的人,对公路沿途的情况是比较了解的,我就跟他聊了起来。老伯说,你都不知道现在国家有多厉害,那些挖掘机,推土机有多横,开路搬山多容易。桐木岭那段上坡路仅仅一个多月就硬生生被那些挖掘机,推土机劈低压成了平地。老伯一席话令我疑窦顿消,暗怪自己还在翻老皇历。老伯又热情地告诉我,现在到处路平车多,村里人入城赶圩都是想去就去,只要你在路边招手,包你有车坐------老伯的话也让我清楚了,为什么我刚才观察车外景物时,从没有看见过一个匆匆的行人和骑单车的人。

说话间,班车把我载到河边就折回头了。老伯刚才说的话很快就得到了印证,我刚刚过渡到码头,就有好几个小巴士司机迎上来,我上了其中一辆新车。凑够人数,司机问了各人目的地,车子就开进了一条林木葱茏的乡村道路。

我记忆中,这里以前只有一条几十里弯弯曲曲的小径通到我的老家,而现在却是一条比较平直的车路。路虽然不很大,但对于微型巴士来说,却是绰绰有余了。一路上我与司机闲聊,才知道现在县里各个村子已经基本实现“村村通”。现在的路都是水泥硬化的,过去雨天泥水四溅,晴天尘土飞扬的情况已经很少见了。司机是个健谈的小伙子,有问必答。他告诉我,路通财通,农村人的生活目前是芝麻开花节节高,买一辆小车跑跑运输一点不稀奇。他还半真半假地说,年轻人要是连摩托车、手机这些基本设施都没有,就别指望娶老婆了……

话长路短,不知不觉,老家隐隐青山熟悉的轮廓开始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在我的视野里了。连绵起伏的山峦依然是美丽锦绣,满目青翠。

又过了两里地,小车在村子里绕了一大圈,终于稳稳地停在了一个路口,堂兄阿杰正在望眼欲穿地等我呢,兄弟见面自有满腹的话要说,阿杰年纪已50多岁了,双鬓已斑,岁月不饶人啊,我心中不由涌起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的感慨。

在阿杰的陪同下,我一路走一路看。对照过去,老家真的是既熟悉又陌生。旧日的泥砖屋一间都看不见啦,还有在路边或树根下用禾稿茅草搭盖起来的“五谷轮回之所”亦不见了踪影。村子里不时可见“治理环境,美化乡村”的标语,路面上干干净净,没有了随处乱扔垃圾的现象。只见周围的山坡上、山脚下、地坪边都疏落有致地挺起了一栋栋可与城里媲美的楼房,这些小别墅般的楼房镶嵌着各有特色的瓷砖。红色的楼顶,都放着一个巨大的圆形铝制贮水罐。阳台上不锈钢护栏在阳光下银光闪闪。很多地方或是绿树婆娑,楼房掩映;或是一亩方塘,楼影徘徊,别有一番情趣。看来村人比城里人住得还更安宁舒适。

阿杰告诉我,现在农民不用交公粮后,年轻人大多都到广东挣钱去了,“村村通”之后,政府连年来又给了村民一系列惠农政策,什么种粮补贴啦、买种子化肥的补贴啦、“新农合”啦,给老人上保险啦等等,各部门还派了干部到村里扶贫,而且要一对一的精准帮扶。但凡有力气的农民,谁不想发家致富,内因加外因,想不富都难。说着话,阿杰把我带进了他的新家,一间150平方的四层楼房,宽敞明亮的客厅、簇新的实木沙发、50吋的液晶电视机、富丽堂皇的大吊顶灯,还有一台饮水机和两台落地风扇。眼前的一切让我惊诧了,曾听说,当年堂兄阿杰夫妇养活四个孩子是多么艰难啊:低矮破旧的泥砖房、凹凸不平的地面,一张烂席上杂乱地堆放着城里亲友不时资助的旧衣物。阿杰读懂了我的表情,他饱经风霜的脸灿然一笑说:“现在好了,四个儿子都争气,在广东做生意,挣得些钱,跟别人比,我家还是十分普通的,有的人每层的卫生间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”阿杰说着,指了指对面不远处一间别墅:“村人在广东当老板的不少,轿车电脑都有,我家是小巫见大巫。”

晚饭与众亲朋话别之后,阿杰带我登上了楼顶,夜空中群星璀璨 远近灯光点点。附近村子尽管看不清楚,但我都能如数家珍般讲出东西南北各个村子的名字。阿杰说,明天要带我到处走走,东村有沙田柚栽培基地,西村有火龙果种植园,南山那边有人办鸡场猪场,北山坡顶有人养山羊……阿杰不断指点着方向,越说越多,我越听越感慨。是啊,现在的农民多好,历朝历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现在连公粮都不用交了,还有各种各样的农业补贴,国家的“富农”政策接二连三,终于让中国广大农村更进一步变了模样。

不知何时,夜风拂动我的头发,送来了久违的田园气息。我回过神来,近旁楼房的电视正飘来一阵熟悉的歌声:我们的家乡,在希望的田野上……人们在明媚的阳光生活……老人们举杯,孩子们欢笑……。欣赏着美妙动人的歌声,我的心醉了。我今天所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不正是这样的吗?我的家乡正在收获着希望!

当晚,在宁谧的夜里,我睡得特别香,梦中我变成了一个手执银锄的老农,正在老祖宗的土地上种元宝树呢。

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,具体指的是:“1. 学习共产党党章党规,2.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,3. 做合格党员”。
2016年2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在全体党员中开展“学党章党规、学系列讲话,做合格党员”学习教育方案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。开展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,是面向全体党员深化党内教育的重要实践,是推动党内教育从“关键少数”向广大党员拓展、从集中性教育向经常性教育延伸的重要举措。